<progress id="wwi7s"></progress>
<track id="wwi7s"></track>
  • <track id="wwi7s"><i id="wwi7s"><del id="wwi7s"></del></i></track>

          關閉
          孫代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與人類文明新形態
          發表時間:2022-01-14來源:光明日報國家社科基金???/div>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指出:“黨領導人民成功走出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逼渲?,實事求是和獨立自主的思想革命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邏輯起點。中國式現代化道路遵循了現代化發展的一般規律,又超越了既有現代化模式和發展理論,賦予了現代化新的內涵、新的結構—功能和新的精神境界。中國道路既是“走自己的路”,也是走人類文明發展之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成為一種文明新形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將是在實踐中不斷充實內涵的歷史過程。

            中國道路的邏輯起點:實事求是和獨立自主的思想革命

            對于一個國家和民族來說,道路決定命運。而思想理念的革命,則是關乎道路選擇的第一位問題。從現代化的動力來看,思想理念革命和社會革命是必要條件,而徹底的社會革命首先需要思想理念的革命。人類進入工業文明時代,即源于思想理念的突破。近代歐洲思想解放運動所確立的人文主義和理性主義觀念,成為引領西歐邁入現代社會的原動力。

            中國共產黨對中國道路的探索,也是源于思想覺醒或理念革命。近代以來,中國遭遇外來現代性的挑戰,完成現代化任務、實現自立自強成為中國歷史發展的必然選擇。近代中國人對現代化道路的探索,是一個學習、比較和吸收外來事物的反復“試驗”的過程。直至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并被中國人所接受,中國人民才在精神上“由被動轉入主動”;而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的歷史性實踐的結合即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激活了中華民族歷經幾千年創造的偉大文明,使中華文明再次迸發出強大精神力量”,成為更具決定性的思想覺醒,并在實踐中不斷展現出豐碩的歷史成果;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現代化事業的契合和深化,使中國走上了繁榮富強的復興之路。

            中國共產黨思想解放所形成的實事求是和獨立自主的精神傳統,構成中國道路的邏輯起點。這個傳統立基于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方法論,形成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實踐中,錘煉于中國共產黨改造中國的偉大斗爭中。中國道路的百年探索,是這一精神傳統的邏輯展開。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理論自覺,堅持獨立自主的探索精神和堅定走自己道路的自信,貫穿于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實踐中。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我們黨在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歷史時期,堅持從我國國情出發,探索并形成了符合中國實際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種獨立自主的探索精神,這種堅持走自己路的堅定決心,是我們黨不斷從挫折中覺醒、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真諦”。

            中國式現代化道路:超越與創造

            近代以來,現代化成為人類社會發展的關鍵詞和主旋律,也是文明進步的主要標志。但選擇什么樣的現代化發展道路,至今仍困擾著眾多發展中國家。作為現代化的先行者,歐美國家憑借先發優勢和話語霸權,把西方的價值觀、制度模式和發展道路普遍化,“現代化”成了“西方化”的代名詞,歐美發展模式被視為現代化的唯一模式。但事實表明,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西方現代化模式只是一個“發展的幻象”,發展中國家無論怎樣以西方為師,大都在現代化的道路上步履蹣跚,沒有真正找到適合本國國情的現代化路徑。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成功,打破了人類對西方式現代化的路徑依賴,用事實宣告了“歷史終結論”的終結,宣告了以西方制度模式為歸宿的單線式歷史觀的破產。

            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也超越了“不發達政治經濟學”理論。不發達政治經濟學著重從世界整體聯系出發探討處在世界體系邊緣的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問題,但提出的發展方案——發展中國家或者走“依附”發展道路,在不平等的國際經濟體系中獲得發展,或者與資本主義世界體系“脫鉤”,實施“自主”發展戰略,都存在明顯缺陷,也被實踐證明行不通。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破解了發展中國家遇到的“依附”發展或“脫鉤”發展的二元難題。中國既不“脫鉤”也不“依附”,走出了一條發展新道路:既順應經濟全球化潮流,又掌握發展主動權,保持了獨立自主性,為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選擇。

            第一,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科學理性的現代化。一是有長遠清晰的戰略規劃?!八膫€現代化”戰略、“三步走”戰略、“新三步走”和“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兩個階段戰略安排等,都屬長期戰略規劃。即使是五年規劃,也是把短期和中長期目標有機銜接起來,體現戰略一致性。二是中國“分步走”的戰略規劃,建立在實事求是和規劃理性的基礎上,每一步目標都能順利實現且基本提前完成,這與一些西方國家政黨提出的不切實際的設想也有根本不同。

            第二,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以人民為中心的現代化。中國共產黨的發展觀鮮明體現了社會主義的價值取向,致力于促進全體人民共享共富、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和推動人的全面發展。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以及推動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等,既能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又能防范化解經濟社會風險,保證共同富裕的發展方向,既激發了市場主體活力,又防止了市場和資本無序運作;西方式的現代化以資本邏輯為主導,市場盲目擴張和資本野蠻生長導致的經濟危機和社會失序混亂難以避免。

            第三,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現代政治要素協調有序運作的現代化。強大國家、民主制和法治,被認為是構成現代政治秩序的三個要素。在中國政治體系的運作中,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中國的人民民主是一種全過程民主,具有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完整的參與實踐,使選舉民主和協商民主這兩種重要民主形式更好結合起來,實現了最廣大人民的廣泛持續參與。中國的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有效避免了黨派紛爭、利益集團偏私、少數政治“精英”操弄等現象的出現。西方式的現代化建立在私有制基礎上,政治體系被壟斷資本所控制,決定了其難以避免黨同伐異、政治內耗等種種政治亂象。西方學者也承認,以美國為代表的“民主國家”正承受著“嚴重的政治衰敗”,表現為黨派利益凌駕于國家整體利益之上,民主政治淪為少數人逐利的“金錢政治”,政黨政治墮落為“政黨惡斗”,權力制衡演化為“否決政治”,有“民主”無效能成為西方國家和照搬西方模式國家的通病。

            第四,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五位一體均衡推進的現代化。中國的現代化追求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全面協調發展;資本主義現代化是追求物質財富的“單向度”現代化,導致現代化過程中出現心為物役、消費主義、人類中心主義自然觀等“現代性困境”。中國在現代化建設中凝練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超越了以往單一強調經濟結構轉型的發展理論,為發展中國家擺脫有增長而無發展的“低度發展”問題,提供了新的理念和路徑。

            第五,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獨立自主、自信開放、追求互利共贏的現代化。中國把自身的發展同世界的發展統一起來,順應歷史前進的邏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站在人類進步的一邊,弘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積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超越了“國強必霸”的陳舊邏輯。西方式的現代化道路建立在殖民主義、霸權主義和文化帝國主義的基礎上,是奉行叢林法則和零和博弈、以鄰為壑、追求霸權的現代化,成為阻礙世界和平發展和人類文明進步的破壞性力量,也導致當今世界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和信任赤字有增無減。

            構建人類文明新形態的路徑:歷史自覺和文明交流互鑒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人類文明發展大道上的產物,是在開放的世界和向世界開放的進程中興起的,是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植根于中華文化沃土、汲取世界文明成果并結合當代中國實際的綜合創新。中國道路既是“走自己的路”,也是走人類文明發展之路,既解決了中國問題,又為解決人類問題提供中國智慧與中國方案。就此而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成為一種人類文明新形態。這個新形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的統一體。

            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創造必須要有歷史自覺。歷史自覺既包含對人類發展歷史規律的深刻把握,也包含認識歷史發展大勢基礎上的主動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興起于20世紀后半期世界歷史變局的大背景下,時代主題轉換和蘇聯模式由盛轉衰、新技術革命與新工業革命的興起、現代化的第三次浪潮和東亞的崛起,是當時世界歷史變局的主要標志。中國共產黨遵循歷史發展邏輯,順應時代進步潮流,對變局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作出了有力回應,不僅開創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正確道路,使中國大踏步趕上了時代,也為一種文明新形態的形成創造了前提?!稕Q議》正是從民族復興道路的開創和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創造相聯系的維度,闡述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自覺和世界歷史性貢獻的。

            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創造是文明交流互鑒中的創造。自資本主義開創了世界歷史,人類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都已成為“世界歷史性的存在”,也只有在這個意義上才能存在。在多元文明相互促進中,形成了各種人類文明形態。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文明的繁盛、人類的進步,離不開求同存異、開放包容,離不開文明交流、互學互鑒。歷史呼喚著人類文明同放異彩,不同文明應該和諧共生、相得益彰,共同為人類發展提供精神力量”。

            在長期演化過程中,中華文明既形成了自身文明發展的邏輯,又體現了人類文明發展的一般規律。中華文明具有獨特的處世之道、價值取向、精神氣質和生存理念,也是在同其他文明不斷交流互鑒中形成的開放體系。建黨以來,中國共產黨始終以開闊的胸懷對待世界各國人民的文明創造,積極學習借鑒世界各國創造的文明成果,結合中國實際加以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與其他文明的交流中獲得了豐富營養,也以自身的創造豐富了人類文明內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從歷史的深處走來,它是文明融合的產物,也為21世紀多元文明的交流、互鑒、共存和新文明的創造,提供了可以向世界分享的經驗。

            人類文明發展是求同存異的演進過程。人類文明進步歷程從來沒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在未來社會“真正的普遍的文明”代替階級社會的文明之前,人類文明將在經常的矛盾運動中發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高度不確定性對世界和平發展和人類文明進步構成挑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作為一種人類文明新形態,尚需在實踐中不斷充實內涵。如何推動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正向發展,使人類社會向著更加光明、文明的方向前行,需要我們作出創造性回答。中國共產黨作為世界上最大最具使命性的政黨,給出的答案是,積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引領時代之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繼承了馬克思主義宏大世界歷史視野和思想邏輯,蘊含著源遠流長的中國智慧,為回答和解決21世紀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開拓了新的思想維度。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對狹隘的“西方中心論”的超越,開辟了人類走向“真正的普遍的文明”的現實途徑,成為引領時代變局和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旗幟。(作者:孫代堯,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科學社會主義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關系之研究”負責人,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主編)

          責任編輯:路 弘
          【糾錯】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版權所有
          成人在线
          <progress id="wwi7s"></progress>
          <track id="wwi7s"></track>
        1. <track id="wwi7s"><i id="wwi7s"><del id="wwi7s"></del></i></track>